丝袜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丝袜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徐队长速破案中案-【新闻】

发布时间:2021-04-05 16:15:07 阅读: 来源:丝袜厂家

文革时期积压的案子多如牛毛,徐队长恢复工作后,加班加点地工作,他有一个习惯就是喜欢看破案简报,挑选一些怪案疑案来琢磨。他忽然被一篇简报中的故事吸引。

搭车老汉之死

刘家湾有个叫陈大安的人,四十五六岁年纪,为人忠厚老实,常年给生产队赶车。这天,陈大安赶着车刚上盘山道,瞧见路边坐着一个老头,便问:“老人家,到哪儿去?”老头气喘吁吁地说:“去岭西王庄闺女家,我这老痰喘,还有几里路……师傅你看能把我拉上吗?”陈大安觉得老人可怜,天又将黑,便让老人上了车。

车轮咕咚咕咚,一路颠簸着到了刘家湾村头,陈大安把车停住,去喊搭车的老头:“大叔,下车吧,到刘家湾了,从刘家湾到王庄就二里路,你老自己慢慢走吧……”喊了几声老头也没应声,陈大安就伸手在老头的身上拍了几下,但老头还是没动。陈大安借着朦胧月光一看,立刻傻了--老头两眼直直地瞪着,已经断了气!

陈大安想也没想把马车停在村头,便慌慌张张地跑到了大队部,把事情的原委报告了大队民兵连长王庆。

王庆听说在本地出了人命,便急忙带领民兵王拴和李才来到村头。两名民兵提着马灯,王庆把死者头上身上查看了一遍,也没看见一丝伤痕。王庆就命王拴和李才夜间看守。然后又把陈大安锁进一处闲房里,另派民兵看管,他自己骑上一头大黑驴连夜赶奔区公所报案。

区公所刘公安闻报后,第二天一大早便带上几个人赶奔刘家晚验尸。

刘公安对死者尸体进行了仔细检验,检验结果发现死者头部有钝器击伤,怀疑是被人他杀……

验完尸后,刘公安等人随民兵连长王庆来到村里,开始审问当事人陈大安。陈大安一口咬定,他没有杀人,做好事做拐了,如今成了杀人犯,陈大安痛哭流涕,悔恨交加,打死也不承认。

刘公安觉得案情蹊跷疑点很多,不能定案,现在唯一的办法是把死者的情况搞清楚,找到死者的家属,然后再寻找新的线索。于是,刘公安决定派人到岭东一带张贴告示,凡有老人外出不归者请其家属前来认尸。

“死人”前来作证

告示贴出来不久,就有一位老人要求见刘公安。老人见了刘公安便叩头道:“公安大人,小人姓张名成,就是陈大安马车上拉的那个‘死人’……”

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?

张老汉长长地嘘了一口气,然后便讲述了他搭乘陈大安马车的前后经过。

张老汉家住盘山岭东的松树坪,昨天下午他要到盘山岭西王庄闺女家,因年老体弱又是咳嗽痰喘,走到盘山岭就走不动了。眼看天就要黑了……老汉正在着急,恰好陈大安的马车来了,于是便搭乘了陈大安的马车。

车过盘山岭时,马车颠颠簸簸,老汉一口黏痰堵在嗓子眼里没上来,当时就憋得昏死过去。到了半夜时分,堵在嗓子眼里的黏痰又慢慢地下去了,老汉渐渐地缓过气儿来,睁开眼睛一看,怎么自己一个人躺在路边上?老汉定了定神前后左右看了看,这不是刘家湾的村头吗?这里离王庄闺女家不过二里路,老汉便摸着黑走到闺女家。

今天下午,张老汉听闺女说刘家晚昨天夜里出了杀人案,说是一个叫陈大安的赶马车汉子把一个搭车的老头杀害了,刘公安大人正在对杀人犯陈大安进行审讯……

张老汉听了这个消息生怕冤枉了无辜的陈大安,便急急忙忙地来到了刘家湾……

尸变之谜解开

刘公安经过分析,觉得这尸变很有可能与两名夜间看守尸体的民兵有关,于是,便命民兵连长王庆传来夜间看尸的民兵进行审问。

王拴和李才怕给自己找麻烦,吓得如实地交代了实情……

原来昨天晚上王拴和李才夜里看守死尸,心里就很不高兴,这么冷的天谁愿意给死尸站岗?于是两个人就一起去了王拴家打算睡一觉。王拴躺在炕上突然想起,虽然死尸没人偷,要是跑来几条饿狗把死尸给啃了,上面的人到了也没法交代呀?于是两个人又回到了村头。到村头一看,死尸真的没了!莫非这死尸真的让狗给拖走了?这可怎么办啊?

两个人急得团团转。李才猛然想出一个好主意--前天黄土洼村死了个老头子,年纪和那死在陈大安车上的老头差不多,就埋在离这儿不远的坟地里。现在天气冷,只隔一天,尸体也不会腐烂。要是扒开坟墓把那死尸弄来顶替也不会有人认得出来。上面的人来了验过尸就埋了,这样糊弄过去也就没事儿了,于是两个人开始了“掘坟替尸”行动……

根据两名民兵交代的情况,又有搭车老汉死而复活亲自作证,陈大安杀人害命一事已完全排除。但停放在村头的死者头部有重伤,该何解释?经过侦破死者家属作了补充证明,说死者是自己不小心被摔倒,头部是被上面落下的物体砸的。这件案子就这样破了。

二战前线ol手机版破解版

剑与江山内购版

帝王三国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