丝袜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丝袜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虚拟与演练的情爱故事[新闻]

发布时间:2020-11-13 15:53:42 阅读: 来源:丝袜厂家

行者的网络好友中,有个叫“兰”的网妹。

兰家住北国的一个县城。见过她的文字后,知道是个才女,也见过她发来的照片,知道她不是个美女。准确地说,她曾经是个美女,但一场车祸让她的容貌有些受损破相。行者尊重这个网妹,恕不做详尽描述。

跟众多网上的弟弟妹妹们一样,她拿俺当大哥一样敬重,且无话不谈。

她告诉俺,在网上,她结识了一个家在南京单字名“杰”的男网友。

一次偶然的聊天中,杰主动发来了视频请求,犹豫了几秒钟,她打开了对方的视频,于是,电脑显示屏上,出现了一张干净利落的帅哥形象:剪成板寸的头发,白净而削瘦的脸上,一双大而清澈的眼睛。

面对着这个俊秀挺拔的男人,兰的芳心有点乱,她甚至有些自惭形秽。她清楚,自己30岁了,却依然没有恋爱结婚正是缘于这副容貌。因为她的血液中流淌着一股不服输的傲气,她是才女,自小唐诗宋词如数家珍,大学毕业后通过考试,又跻身于公务员行列,供职于政府机关。这一切让她不愿轻易交付感情。

就这么着,日子在叹息中一天天过去,兰最终迷恋上了网络。因为在这里,她无需为自己的容貌担忧。她用那些优美哀伤词句把自己包藏起来,像墙角的一株兰花,发出幽幽暗香。

她忘不掉杰发给她的那句话:空谷有佳人,绝世而独立。她回了一句:我非佳人。他发了一个微笑的表情:寒溪幽兰,见仁见智,赏者自知。兰压抑着胸口的激跳,隐约预感到,杰,莫非就是那个期待许久能读懂自己的男人?

兰和杰成了亲近的聊友。虽然彼此吸引,但刻意保持着距离,因为她明白,他,是有妇之夫,而自己,确非佳人。

然而,感情的潮水却一直涌上来,拍打着两人本就不坚强的心岸,终于有一天,杰向兰提出了想视频聊天的请求。兰的心里很挣扎,虽然她早已把自己的情况告诉了他,但真正让他看到自己,兰还是缺乏勇气。

杰对兰的心思洞若观火,他温柔地劝慰她,好像真的把兰当成空谷中的佳人一样,不敢唐突。在他的鼓励下,兰鼓起勇气,在点开自己视频开关的一刹那,也突破了最后的心理防线。她喜欢他,这是个无法回避的事实。

杰的指尖在视频上轻柔地滑过,像是抚在了兰绯红发烧的脸上,迷离之际,他发过来一行字:感受到了,你的肌肤是那般柔软。这句充满挑逗的话语,让兰的身体如电击过一样瘫软了。那一刻,她知道,她已无路可逃.........

在杰的指导下,兰在电脑上又安装了语音聊天的工具。这样,他们就可以音频聊天了。当杰那充满磁性的声音第一次从话筒的那头传过来时,兰的心都醉了。

夜,渐渐地转深,兰和杰的聊兴甚浓。没有开灯的房间,淡蓝色的显示屏上闪着鬼魅游离的光。杰的眼神异样起来,兰的脸上也出现绯红,一股暧昧的气息在回荡。突然,他对她说:我想抽支烟,你不介意吧?

兰摇摇头,杰很快点燃了一支烟,狠吸了两口,似乎是想控制住自己激动的情绪。兰明白他想要什么,舔了舔有些干燥的唇,试探着说:南京是不是很热?要不,你把外衣脱了吧!

之后的发展水到渠成,他赤裸的上身很快点燃了彼此的激情,兰在他温柔的话语中,也轻轻地褪去衣衫,恍惚间,她已经忘却了自己到底置身何地,仿佛杰就在她的身边,环抱着她的身体,抚摸着她的肌肤,手指象花瓣一样轻柔,怀抱像河流一样温暖,她幸福地呻吟起来。杰的身体,像一个巨大的磁场,不断地吸引她,沉下去........

兰曾对杰表示过,绝对不会进入到他的婚姻。然而,她不得不承认,她过高地估计了自己的自控能力。她开始渴望真正地抚摸到他的身体。

事情爆发的导火索来源于父母安排的一次相亲。见她年龄已大,却依然没有恋爱的迹象,最着急的还是年迈的父母,他们到处张罗着,为兰介绍对象。兰没办法,只好前去敷衍一下。能接受她这样的男人当然好不到哪里去,特别是和风度翩翩的杰比起来,更是天壤之别。

眼见着兰对前来相亲的人不理不睬,有的干脆把人家气走,父亲气的心脏病发作,被送到医院。虽然经过抢救,已无大碍,但这件事却让兰的心里感到委屈。当天晚上,兰向杰哭诉:难道你就真的不能离婚吗?我现在太痛苦了!杰一下子愣住了。过了很久,才说了一句:兰,对不起。我是不可能离婚的。

因为失望,兰一连几天都没上线找杰。但那几天里,她备受煎熬,特别是到了夜晚,一想到杰那磁性的声音,她的心底就涌出阵阵悸动。

兰控制不住自己,爬起来又打开了电脑,杰正在网络的那端等她。那个晚上,压抑已久的欲望一泻而出,他们疯狂地一次又一次地冲向癫狂的云端........

兰和杰在网上爱的越疯狂,兰就越渴望真正地得到他的身体,他的人。

失去理智的兰冲动地跑到火车站买了一张去南京的车票。

在列车上,看到窗外的景色飞逝而过,她就觉得离杰近了,更近了。下了火车,她按照杰说过的公司名称,打车转了好几个圈,才找到他的公司大楼。

当时,正是南京的暴雨季节,兰的全身湿透,却像个无畏的战士一样,坚守在杰公司的大门口。5点半,到了下班时间,当一大群男男女从门口汹涌而出之际,兰一眼看到了她苦等多时的爱人。

兰的出现让杰大吃一惊,他赶紧在附近找了一家宾馆,把兰安顿好。当他带着兰走进房间时,发狂的兰二话没说就紧紧抱住了杰,杰先是有些抗拒,但渐渐地,身体就软了,烫了,接下来的一切顺理成章,如熟稔多年的情人,很快默契地达到了高潮。

在南京呆了将近四天,杰开始劝兰回家。兰明白,杰是个有家室的男人,而杰也明确地表示他不会抛弃自己现在的家,自己的爱人。她与杰之间注定会有离别的这一刻。兰想买了一条蓝色的领带,她想送给杰留个纪念,其实在潜意识里,她是试图以此牵住他的心。

说来也巧,在她走向杰上班的大楼时,兰竟意外地见到了杰,他正推着一个坐在轮椅上的女人往外走,他们的样子很亲昵,女人很漂亮,笑的也很甜,微微翘起的嘴角洋溢的满是幸福。

兰好奇地走了过去,和他们面对面地站着。杰的面色一下子变的惨白。但很快调整了情绪,一脸轻松地对兰说:真巧啊,你在这里。然后低下头来,温柔地对轮椅上的女人介绍说:这位是小兰姑娘,我们公司的客户,来自美丽的冰城。然后对兰说:这是我爱人。杰说的那么轻松,仿佛他们真的只是生意上的客户关系。

临走前的晚上,杰来到在酒店,向兰解释了这一切,杰和妻子一直很恩爱。几年前也是因为一场车祸,导致她高位截瘫,自此,他们夫妻俩一直无法拥有正常的夫妻生活。妻曾劝他分手,但杰知道,在心理上他割舍不断对贤妻的那份爱,只因为这对恩爱夫妻无法拥有正常的夫妻生活,那份爱已经变成了浓浓的亲情。杰承认,自己是个正常的男人,他有他的需求,妻是个通情达理的人。她的话里话外曾经对杰做出过某种暗示。杰拒绝了。他不想在现实生活中出现任何不好的事端。他选择了网恋。而他之所以选择了兰,正是因为她的容貌。只有这样,他才能保证只是借助她满足生理需要,而绝对不会产生真正的感情。在杰看来,这种网络性爱既没有身体上的接触,又没有感情上的滋养,对妻子是最好的保护,至于兰,只是他千挑万选的最安全的情人。但他没想到的是,兰,竟是这般的痴情,会千里迢迢地来找他。

7月的南京,非常炎热,兰却觉得如置冰窖,杰每说一句话,兰的身体就发冷。她身心疲倦地离开了这座火炉般的城市。

重回故乡,走在小城的街上,带着凉意的微风又吹拂在兰的脸上,象杰曾经温柔的手指。但无论它再温柔,也只是一片片即将凋零的花瓣。

晚上,兰坐在自己空荡的房间里,书桌上的电脑已积满灰尘。但每看一眼电脑,兰的心就会一阵颤抖,她无法抑制地想念着杰,想念着他的声音,想念着他的手指,他的拥抱,他的性爱。她的身体因为这种想念,而膨胀起来。鼓鼓的,充满了欲望,象一只斗兽,却找不到出口可以喧泄。

兰重新颤抖着打开了电脑,上了线,竟然发现杰的头标依然闪亮着,此时此刻,兰的脑子里已经没了其他念头,唯一需要的就是他的抚慰........

就这样,兰继续着她的安全情人的生活。其间,她也想过结束,但没有任何一个愿意接纳她的男人比杰更出色。或更能让兰的心接受。

这个秘密她不敢告诉任何人,特别是父母。她不敢想象,如果他们知道了这件事,会气成什么样儿。但她迟迟不肯恋爱、结婚的状态还是让他们非常伤心。有时,兰会想,如果有一天杰的妻子病亡,我们的关系会不会有转机呢?但这样的期待兰也仅仅是在心里想一下而已,决对不敢对杰说的,她怕他会扬长而去,这样会毁了他们的关系,而兰,早已离不开他,离不开他的身体.........(原创文字行者轻松)

行者轻松:姓名 李洪波 原创写手,供职于中艺文化传媒公司。作品见于《京华时报》《新京报》《北京广播电视报》等多家报刊纸媒。本文为行者轻松原创,版权为个人所有。网络转载请注明出自《一品故事网》并标明作者。任何不署名的转载和未告知本人的出版均视为侵权!纸媒刊载,敬请告知本人。QQ:823466292

领商网

领商网

领商网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