丝袜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丝袜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冯氏春晚:钦定开场 演员减半 主持自嘲种植

发布时间:2020-04-19 12:56:33 阅读: 来源:丝袜厂家

冯氏春晚:钦定开场 演员减半 主持自嘲

play曹云金隔空喊话冯小刚

play冯小刚谈郭德纲上春晚

play冯小刚:春晚耽误我了

马年春晚总导演冯小刚(资料图)

导读:去年10月,在大体理清节目安排之后,马年央视春晚总导演冯小刚首次与网友互动。在被问到“本届春晚创新在何处”时,冯导表示:“我对春晚创作惯性的改造,能有20%就不错了,但是春晚创作的惯性对我的改造是100%……”今年1月,冯导再次入网,他不再强调被改变的20%,只是感叹“以个人之力面对有30年历史的春晚,改什么都难。”但在接受媒体采访时,他的老搭档,亲身经历了春晚全过程的张国立给出了更为具体的信息,“20%肯定是保不住的,春晚被改变的能有10%吧。”他同时表示春晚对冯小刚的改变特别大,“他拍戏的时候经常发脾气,上来就说,‘我要的是这样的,你为什么达不到?你们在做什么?’但在春晚这个过程中,他变了很多。”

还有一天,马年春晚即将拉开大幕,这位中国最具娱乐色彩的主流电影导演究竟改变了什么?延续了什么?坚持了什么?

被改变的开场、舞美、串词

不用一千号人马蜂拥而上营造欢乐气氛,也不用6大主持集体亮相齐声拜年,冯小刚决心从一开头就改写春晚。他的创意是,发挥电影导演的强项,为春晚拍摄先导片。“春晚是什么?”冯小刚在片中设定了这样一个命题作文,答题者大咖云集,成龙、陈道明、葛优、姚晨、李雪健、白岩松、姚明、林丹等一一阐述了对春晚的态度,有褒有贬,甚至不乏幽默、自嘲。在最后的点题中,春晚无缝对接开场曲,揭晓答案,原来“春晚是——想你的365天”。这首歌也是冯小刚“钦定”的,因为此歌符合他对温馨、温暖晚会开场的想象,与以往热闹、喜庆的耍狮子舞龙的曲风截然不同。

张国立领衔春晚主持人,说话风格与往年有所不同。一亮相就开始调侃往届春晚的拜年方式,全场的节目中,他们跟大伙唠唠嗑、套套近乎、抖抖包袱,说的也是大白话。这种风格也体现了冯小刚的导演意志,他介绍,“本届春晚主持的风格是幽默、自嘲带有即兴成分的”,这种改变是针对近20年春晚串词中政治化的语言越来越多,主持风格拿腔作调对症下药的。他还特别强调这种风格以及串词是5位主持人共同商量确定的,这说明央视的主持人不是不会诙谐幽默,只是以前没有人让他们这么说。

今年春晚的演职人员也被大量缩减。春晚舞蹈总监沈晨介绍,“舞蹈演员、加上合唱队、打击乐手乐队,一共只有600人左右”,“以往春晚最多时有1200名演员”。此外,演播厅外的走廊上不再张灯结彩,以往让春晚舞台绚丽多彩的LED屏也被减少。春晚剧组并不否认这种改变与“节俭令”有关,作为国家第一的晚会,央视春晚需要做出表率。

被提拔的新人、新歌

马年春晚的另一大变化体现在参演人员上。赵本山继续退位让贤,连续上了20多年的宋祖英也不再唱民歌,更多的选秀红人、人气歌手走上春晚舞台。不过这种新老交替的背后,也有冯小刚的无奈。他没想到央视的春晚竟然需要求人来参加,更没想到有些人自己打电话也请不来,“春晚办了30多届,每个导演都希望去掉老面孔,可那些拐棍(老面孔)谁又都不舍得。到今年,拐棍都不在了。”冯导承认,“用新人是逼出来的……希望坏事变好事。”

即便大门打开,新人想上仍然不容易,比如摇滚乐队GALA,这个原被春晚剧组当做吸引90后收视的乐队,最终折在了春晚三审中。

“活”下来的新人想尽情绽放同样不易。与去年一样,《直通春晚》推荐了2013年最火选秀中的优秀新人参加春晚。今年的幸运者是华晨宇、李琦、肖懿航、汪小敏。不过春晚为他们安排的歌彰显的不是唱功而是喜庆,如华晨宇表演的是与他音乐风格全然不搭的《在那遥远的地方》,而肖懿航唱的是节奏轻快版的《康定情歌》。四位冠军歌曲串烧,平摊下来,一人不过演唱一分钟。最幸运的是《中国好歌曲》红人霍尊,1月3日一首《卷珠帘》名动天下,1月10日火线提拔上春晚,但他同样不能唱全歌曲,春晚版《卷珠帘》将从3分钟缩至2分钟,截掉的是一段主歌和尾奏。

被保留的传统、规矩

磨合大半年,导演冯小刚努力在马年春晚留下他的个人印记。然而他发现,春晚的某些传统始终没法改变。比如开策划会时,他就明确提出,对武术节目没兴趣,而且“不喜欢杂技”,因为“摞得再高,我也知道掉不下来。没劲”。不过在最终的节目单上,两个项目双双入选,杂技是《直通春晚》上得票数最高的双人节目《春花烂漫》,武术则是成龙领衔表演《剑心书韵》,节目形式有些像蛇年春晚赵文卓的《少年中国》,在节目中成龙将带头念千字文。

春晚并非一台纯粹的娱乐晚会。马年春晚中,冯小刚专门在晚会中设置了一个名为“英雄组曲”的致青春板块。该板块包括了芭蕾舞剧《红色娘子军》,以及经典电影《英雄儿女》主题曲《英雄赞歌》等。串词方面,冯小刚也将这股怀旧的氛围用“形式感”一一凸显。朱军在为这段节目报幕的时候,站在了一块大红色的幕布前,继而以一股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字正腔圆、掷地有声的报幕,拉开了这个篇章的序幕。

在不可少的“时代主旋律”环节,冯小刚则采用时尚元素混搭方式,让其尽可能亲民一些。黄渤演唱的《我的要求不算高》,唱的是老百姓的中国梦“护照全世界落地签”、“养老生病不差钱”再到“食品安全吃得放心”。老歌手张明敏的《我的中国梦》呼应的是名曲《我的中国心》,体现的是爱国主义在新时代的新内容;独唱《天耀中华》的姚贝娜,再次从“好声音”的流行回归“青歌赛”的正统——相比于“好声音”学员的身份,也许青歌赛冠军的身份更有利于她的春晚“仕途”。

有所保留的幽默、笑料

马年春晚语言类节目的数量只有5个,或许是近30年来,春晚语言节目数量最少的一届。五个小品中,蔡明携大鹏、华少、岳云鹏带来的小品《扰民了你》涉及群租房、北漂等话题;冯巩的《我就是这么个人》把“土豪我们做朋友”等网络流行语一网打尽,而其小品的风格今年也颇为重口,讽刺了当下的行贿受贿风。开心麻花沈腾、马丽的小品《扶不扶》,抛弃了前两年春晚中城市小青年的婚恋小品题材,聚焦社会公共话题——老人摔倒到底是扶还是不扶。而曹云金、刘云天的相声则反映年轻人不拘小节的生活态度,也讽刺了当下的抗战神剧。第四次彩排中临时加上的郭冬临小品《人到礼到》说的是随份子问题。撑到第五次彩排被拿掉的小品《同学会》据说是个反腐题材。留下来的5个节目植入了多少冯氏喜剧中的辛辣和幽默有待除夕夜检验。不过从题材角度看,都没有跑出“群众队伍有坏人”圈子,讽刺的力度,冯导没敢放得太开。

对于春晚的亲历者而言,这是一场长达半年的多头博弈与磨合的结果,他们早已意识到“春晚是一个整体的事,不是个人英雄主义的事。所以不能不顾一切往前冲。”但为了让“这台承载着各种各样的功能和任务的国家项目”能够老少皆宜,他们必须博弈、坚持以及妥协。

文/本报记者祖薇

人体艺术图

豆豆小说

蝎子的养殖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