丝袜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丝袜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退伍季别战友我还是消防员珍重吧兄弟组图-【新闻】

发布时间:2021-04-22 17:34:46 阅读: 来源:丝袜厂家

闽南网9月9日讯 洛江消防万安中队的丁珂和詹鹏鹏,今年都22岁,两人同年入伍,一个来自安徽淮北,一个则来自莆田。为什么入伍,丁珂笑了,是为了逃避家里安排相亲,“我刚高中毕业,就安排我相亲,我实在受不了了”。詹鹏鹏打趣道:“你妈在电话里不是说,退伍后要接着相吗?你逃不了了。”

年轻、激情、敢拼——我们是消防兵;老兵退伍,我们还会迎来新战友

趁午休时间,他俩到中队旁的北斗星自闭症儿童培训学校,跟孩子们道别。两年间,他们经常来学校,为孩子讲解消防知识,进行火灾逃生演练,也曾半夜摘过校园里的马蜂窝,“虽然每次接触的时间不长,但我真的很喜欢这些孩子”。

就要离开部队了,和孩子们告个别

道别的话难说,最后变成再玩一次游戏。孩子们都很兴奋,笑得很灿烂。游戏结束,道别的话也没说出口。10岁的孩子小童拉着丁珂的衣角,有些依依不舍,“消防员叔叔,你们来和我们一起过中秋吧”。很简单的要求,只不过这一次,丁珂和詹鹏鹏却给不了承诺。

特勤一中队6名老兵告别战友

丰泽消防东海中队,南平建阳籍的张珉,其实不想走。“刚来的第一年啥都不懂,到今年,突然间却有种离不开的感觉”。两年前他曾考上大学,暑假时村里宣传义务兵入伍,“真的就是一时间热血上头,就报名了”。父母也很支持,当年就入了伍。两年后,却也习惯了这种生活,更不愿意走了。只是家中父母年纪渐长,“听说经常要进火场救援啥的,就很担心。”张珉说,而他自己也是家中独子,拗不过老人家,只得忍痛选择退伍。

老兵王治明(左一)和战友们完成任务后累倒在楼梯上休息

今年20岁,来自安徽淮北濉溪县徐楼村的史言中,终于可以自信地说,电影里拍的消防队,其实并不够真实。两年时间里,他和张珉一样,都出了一千多起警情,灭火、救援,经常冲在第一个,因此两人还获得“优秀义务兵”的称号。“很多事情,演的总感觉比自己站在旁边差那么一点”,史言中说,特别是救火之后街坊邻居送一杯水,或者说一声“小伙子,谢谢”,那种感动没经历过更是没法体会。

鲤城消防江南中队,将退伍的范建波和张涛,在中队的安排下,终于来到少林寺、清源山和开元寺。入伍两年多,除了出警外,两人其实很少出中队。虽说出的警情不少,但是活动的地方却很有限,而且一心都在出警,更没工夫去仔细瞧一瞧泉州的面貌。到少林寺,两人在“佛”字面前一起合了张影,算是到景点的印象,过两天各奔前程,也算以后留作念想。

其实,在车来车往的城市街头,很少有人会去特别在意,那一个个背着行李上车下车的人儿,他们为这座城市带来什么,最后又带走了啥。

钢筋水泥的都市小窝,无所谓的去去留留,让人习惯短时间的记忆,仿佛一觉醒来,恍然间就能忘记了昨天就在身边的人和事。

只不过,当我们享受着夜晚的安宁,或者午间的平静,我们是否应该想起,这一切的背后,可能都与一群即将离开的年轻人息息相关。

两年前,他们从全国不同的地方,穿着崭新的“橄榄绿”,来到这座城市。

两年之间,他们穿过大工厂的烟火,也趟过内沟河的泥水……整整齐齐出发,最后却污头垢面回队,他们就这样奉献了自己的青春岁月。

而在明天,他们——泉州消防支队第一批45名秋季义务兵,就要退伍了,像两年前一般,这群20岁出头的小伙子,即将收拾行囊,离开消防队,离开这座城。

也许我们习惯了别人的付出,但这一刻,我们是否可以不要让他们的离开,再次变得默默无闻。如果路上相遇,您是否可以给一个微笑,告诉他们,我们也感怀他们曾经浴血奋战。

“珍重吧,兄弟!”(海都记者 张凯航 喻兰 黄谨 罗兵 张榜魁 林涛 谢亨 文/图)

点击进入闽南网论坛>>

深圳汇智环保科技有限公司

深圳华通威国际检验有限公司

其他化学中间体

土工格室厂家

厂家伶俐货架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