丝袜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丝袜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一个痴缠一个暴力我如何逃脱这对夫妇的厚爱社会新闻资讯生活dd

发布时间:2020-04-21 17:27:21 阅读: 来源:丝袜厂家

一个痴缠一个暴力 我如何逃脱这对夫妇的“厚爱” - 社会新闻 - 资讯生活

街头暴力

我永远记得那个下午。还在单位时,我便接到一个陌生来电,叫我要“有点自知之明”。照我的性格,对这样的电话,我一般不会太往心里去。但这次,我的心隐隐有些不安……

终于捱到下班,我快步朝公交亭走去,只想快点回家。

突然,两双大手从背后一把拽住了我。待回头看,我已被几个彪形大汉拖到了路边一辆面包车里。我想呼救,但周围没什么人,我的嘴也已被布条勒得紧紧的。他们蒙住我的眼睛,然后是一顿拳打脚踢……

几分钟后,我差点晕了过去。恍惚中,我只记得他们将我推出车外,随后扬长而去。

再次醒来时,已是医院。

我没有哭。我知道是谁做的——宋明的妻子。早在几个月前,她便警告过我,“离他远点”。当时,我什么也没说。我能说什么呢?

不一会儿,宋明赶来了。看到我这个样子,他似乎很是心疼。他不说一句话。我则更懒得跟他说什么。当初那些关于“离婚”的承诺早已不知飘散到了哪里,如今,我们干脆不提这个话题了。

我与宋明好了十多年。他大我十多岁。我是后来才知道,他当初根本就没离婚。我曾逃离过他,可山重水复之后,他愈加疯狂的“爱”,已将我裹挟得快透不过气来。

如今到这个地步,只让我愈加欲哭无泪。

从医院出来后,我也没去找宋明妻子“论理”。不是我怕她。在这样一场不知何处是尽头的拉锯战里,她也是个受害者罢了。

昨天,她却来找我了。

“开个价吧。”她说。“我不要钱。”“请你爽快点。我给你钱,条件是你必须离开武汉!”

我觉得她这是在侮辱我。我忍住了,没有发作。我说,“你以为我不想离开他吗?”

我早想抽身。是宋明,现在已到了纠缠着我不放的地步。我早想当面把这一切说清楚了。

“痴心”恋人

我与宋明的认识,还得从十多年前讲起。

16岁那年,我从家里拿了100元钱,只身来到武汉。我从小性格倔强。跟同村小孩打架,有人便指着我骂“是捡来的”,后来大了,我渐渐也明白了一些,只是那时,家里从来不许提这个话题。家里条件并不好,兄妹也多,初中没读完,我便坚决不愿再去上学了。

在武汉,我遇到了另外5个女孩,我们相约结伴找工作。后来,我还为此差点误入了娱乐场所——一个别有用心的男人介绍我们到了一家夜总会,简单“面试”后,老板娘便吆喝着“换工作服”,等弄明白是怎么回事,我赶紧拉着她们一起往外跑,结果,有3个女孩愿意留在那里,我和另外两个跑了出来。

后来,我们一起应聘到一家中型餐厅工作。最初是洗盘子,后来做包间服务员。我就是在那时候,认识宋明的。

那时候的宋明还年轻,三十出头的样子。他经常过来吃饭,认识我后便三天两头从我这里订包房。后来有一天,他直接跟我说,他很喜欢我,要我做他女朋友。

我没有答应。我说,“你大我这么多,应该已经结婚了。”他说,他的确结婚了,但两年前离了。毕竟我那时还很小,便只答应先做朋友。

但他对我更好了。常常,下班后,他已等在门口,接我去消夜;放假了,他带我去逛街,不过,我从不要他为我买单。有时候,他也提别的要求,我拒绝,他也不强求。

直到有一天,我突遭车祸。交警从我的手机里看到他的来电通知了他,他第一时间赶来把我送到医院。那次车祸很严重,我为此住了整整一年院。

怕家里担心,直到出院,我都一直瞒着家人。而我出事的前前后后,包括找肇事者理赔、为我请护工,都是宋明一手操办。最令我感动的,是住院期间,他几乎每天都会过来看我。

我觉得,应该再没第二个男人会对我这么好了。出院后,他为我庆祝。面对他的再一次请求,我答应了。

他帮我另找了一份工作,还为我租好了房子。我曾疑问为何不带我见父母,也不带我回他的家,每次他都找各种理由搪塞过去。直到2001年,我怀孕了。他只说了句“对不起,现在还不是很方便”,我只好去做了手术。

“其实那时候,我已觉察到了异常:既已离婚,为何还要对我躲躲藏藏。”刘璃说,后来,她才知道,他其实根本没离婚。他老婆是典型的事业女强人,那两年出国做生意去了,“怪只怪我当时太年轻,该较真的事没有较真,只是一味沉浸在与他的二人世界里。”

山重水复

知道真相时,我对他却已有了很深的感情。

我想过离开,但每次都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。年华就这样在纠结与犹豫中悄然过去了。好在那几年,我也没有虚度。我想着,如果女人在婚姻上并不能找到寄托,那么至少不能放弃了事业。

没几年,我便已做到了销售主管的位置。 2008年,我用自己的积蓄加上当年出事别人赔的十几万元,再找亲戚借了点钱,买了一套二手房。

作为一家大型私企老板,宋明算是有钱人。但是这套房子,我没要他一分钱。而且,跟他在一起,除了车祸那年家里做房子,我找他借了2万元寄回去外,我从不要他的钱。后来,这笔钱我找他当面还了几次,他都没要。

我的年龄越来越大了,家里开始催促结婚的事。2009年,公司有去南京分店工作的名额,思来想去,我报了名。我想,或许只有这样,我与宋明才能各自回归到各自正常的感情世界。

走之前,我把那2万元钱存到银行卡里,直接把卡放到了他车上。

到了南京,我把手机号码、QQ全部换了。在那里,我也算愉快地工作了两年。这期间,宋明没有找到我。但是我听说,我走后,他还是隔三差五去找我以前的同事要我的号码,同事那边我已事先打好招呼,他倒也没能问出什么。

在南京,我也试图寻找属于自己的幸福。先后有两个男孩追过我,其中一个还是公司领导的侄子,但是这两段感情,都只进行了3个月。原因不约而同地相似——每每,感情稍微近一步,我都会觉得无所适从。

我不知道是不是我还忘不了宋明。

去年下半年,父亲病危,我赶回老家照料。这一回来,家里见我还“剩着”,更不愿让我再出远门了。

父亲康复后,我回武汉了一趟。结果,我刚在家住了一晚,第二天中午出门,宋明就堵在了门口。

他一把抱着我说“你终于回来了”,我挣开了他,第一反应是,“谁告诉你的?”“我每天清晨都会从你家楼下经过,今天,你家阳台上晾晒了新洗的被子……”

自那以后,宋明几乎每天都要来我家楼下等着。

如果说,在南京时我心里还是念着他的,可是,他现在的举动,只让我觉得更加不自在。他不知用什么办法,又弄到了我的号码,我连续换了几次,依然如此。只要我一开机,他的电话便随时打进来。我回到原来的门店上班,他可以每天下班时等在门口。我不理他,他可以一直跟在身后……

直到,几天前发生了上面那一幕。

现在,每天不是宋明打我电话,就是他妻子找我要求“再度谈判”。我已经32岁,也耗不起了。真不知道,下一步该怎么办。

360极速浏览器下载

360浏览器下载

360浏览器下载

相关阅读